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通讯报道
NEWS
新闻中心
追风逐电慰青春 ——工程建设分公司“劲风”青年突击队侧记
作者:樊国栋 发布日期:2018-11-22

汽车转过塘格木五大队高地上的乡间公路,便看到了雪后初晴的切吉草原,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和杳无边际的草原在艳阳的照耀下一片莹白。放眼望去,在湛蓝的天空和低垂的白云下面,一排排风机犹如一棵棵三叶草一样高高矗立,显得分外挺拔。风电场交通道路阡陌纵横,重型卡车、混凝土搅拌车穿梭来往,运输风机部件的拖板车排起一条长龙,大型吊机长长的吊臂缓缓转动,像极了正在觅食枝头嫩叶的长颈鹿。海南州水、光、风多能互补集成优化示范工程40万千瓦风电项目施工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切吉40万千瓦风电项目由182台单机容量为2.2兆瓦低温高原防风沙型风电机及35千伏集电线路,330千伏升压站、330千伏送出线路组成。

来到工程建设分公司新能源建设部,一面鲜艳的“劲风”青年突击队红旗映入眼帘,五颜六色标记的图纸挂在四周的墙壁。狭长的房间里,有序地摆满了办公桌,桌子上摆放着电脑,堆放着文件、图纸,看上去紧凑而不压抑。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皮肤黝黑,身体壮实的青年,他就是“劲风”青年突击队的队长——沈元信,一旁是身材不高却活力十足的突击队副队长——刘保福。当我好奇于这样一支平均年龄27岁的突击队员们是怎样挑起40万千瓦风电项目建设管理的大梁时,沈元信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他说:“其实我们都是第一次干风电,一边学,一边干,只要用心做事,工程就能干好”。刘保福说:“对年轻人多引导、多讲解,多看图,多上工地,当天的工作当天总结,很快大家都能独当一面”。

带着些许疑虑,跟随着突击队员王永浩,驱车前往风电场。一路上,沙土地上稀疏的野草和一簇簇低矮的灌木随风起舞,几座隆起的山丘和一片低洼的湿地依稀可见,有的地方是寸草不生的戈壁滩。这片海拔3100米的切吉草原,用“苍茫辽阔”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来到风电场17号线100号机位施工现场,因为风速超过了8m/s,第三节塔筒吊装施工被迫停止。王永浩说,切吉天气冷的早,工人师傅们早已换上了厚大衣,戴上了加绒安全帽,施工队天刚亮就开始作业,一直干到天黑,为了节省来回跑路的时间,吃饭就在现场,师傅们吃完就干。“风电就是要抢在风的前头干活”,一位工人师傅说。

风越刮越大,卷起沙土,眯进了我的眼睛,钻进了我的嘴角。突击队员那句“切吉一刮风,满天都是沙”所说的情景,形象的浮现在我的脑海。此时,工程建设分公司党委书记沈德和“劲风”青年突击队副队长张峰华正在330千伏升压站现场召开会议。在工程建设冲刺关键阶段,会议开到晚上七八点已屡见不鲜。

切吉40万千瓦风电项目原计划3月份开工,由于种种原因开工推迟到5月份。今年切吉的雨特别多,风特别大,雪下的早,天气说变就变。为了按期完成年底投产发电的目标,沈德和“劲风”青年突击队员们从工程开工就长驻切吉,每天都要去工地二三趟,一天下来行程上百公里,奔波在各个工作面。大家每一天都在紧张的忙碌着,忙着制定方案,忙着到货验收,忙着协调沟通,忙着整理资料,忙着填写报表……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着。

临近傍晚,返回建设部。沈德和张峰华现场会议还没有结束,大伙儿都在等待着他俩回来一起用晚餐,这让我在远离家的地方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晚餐之后的小憩,是突击队员们一天最放松的时候,大家三三两两的出门散散步,消消食,看落日残云、羊群回栏。这时候,来自陕西的小伙子张端告诉我,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回家了,因为现在工期紧,离家远,他只能在休息的时间,和家人发个视频打个电话,等着有个长假回去看望家人。

还有肖广元,戴个圆框眼镜,同事们平时爱开玩笑叫他“徐志摩”。王寿涛,平日里诙谐幽默,因为去厂家催货不在现场,大家都很想念他。

初冬的切吉一派肃杀的景象,夜晚更是凄冷。寒风迎面吹来,刺得皮肤干涩,脑勺发疼,手指也已冻得不能伸缩自如。要知这里在九月份就已经开始供暖了。

回到建设部,突击队员们又开始挑灯夜战。有的查阅图纸,有的讨论技术问题,有的编写今天的日报,有的在梳理明天的任务。我看到突击队员们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专一和坚定。

“劲风”青年突击队员们说,他们铭记着工程建设分公司总经理孙玉军在突击队成立时的嘱托,“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工程建设分公司的未来寄托在你们身上,青年突击队员们要勇往直前”。他们以工地为家,以风为伴,以梦为马,把新能源送到了四面八方,把光明带给了千家万户。

此刻,我刚来之时的疑虑,全都被今天的所见所闻打消了。

切吉的夜晚是漫长的,建设部里也只有在这时候才会变得异常安静。窗外狂风呼啸,撕扯着黑夜的寂寥。远处公路上,偶尔疾驰而过的车子的灯光,伴着切吉草原深处夜空的明月,照亮那充满希望的风电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