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大河之舞
CORPORATE CULTURE
企业文化
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我不是药神》观感
作者:隆 昕 发布日期:2018-09-07

这是一部很完整的片子。故事头尾齐全,矛盾冲突合理。电影上来就是一条上海清晨灰暗杂乱的街头,一个常年积灰的贴着暧昧壮阳神油招牌的铺子,一个翘着二郎腿抽着烟戳着蜘蛛纸牌的老板。两三下,一个生活离异困窘,老无可医,小无可依的loser跃然眼前。难得的是导演的克制,这种克制表现在电影节奏的行进中,也体现在演员的表演上。患病的老太太被抓进警局对警官说“我想活”,这一幕被无数观众称为爆炸催泪点,但在表演上没有跪地痛哭没有歇斯底里,甚至镜头从老太太渴望而绝望的眼神移到她皱纹满布握紧着警官的双手时,也只停留了片刻而已。这样的克制在文中俯拾即是,讲的是被生活踩在脚底摁在地上摩擦的一群人,可是我就是不甘示弱煽情,偏偏在尘埃里开出花来,给你来一段黑色幽默。

这种气质也可能来自导演本人,本片的监制宁浩曾说剧本最早是他先拿到的,但是他觉得文牧野或许更适合这样的题材。在电影中我们也确实看到男主人公程勇去印度进药打通渠道、在酒吧为文慧一掷千金、和假药商打群架、彭浩顶包飙车里片段式切换,的的确确表现了文牧野的浪漫英雄主义。

剧本的再创作将冲突矛盾上升到了顶点。电影改编自真实事件,故事原型陆勇是一个纺织厂老板,也是慢性白血病患者,起因是自救,而电影中的程勇是一个无法感同身受的健康人。他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了,可转过头却发现还有早已退无可退的一群人。一开始只是为了把自己拉出生活的泥沼,这个无心之举却撕开了生命的暗夜,将人性之光照进了一个绝望的群体。继续卖药,他要承担走私卖假药的罪名与最高达15年的牢狱之灾;停止卖药,这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将带着无奈与不甘离开他们深爱过也痛恨过的世界。谁都不是神,他该何去何从?

电影中卖假药的张长林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话说得剥皮见血,千千万万的病人靠一个人的力量能救得到几时呢?想起小时候读过一则小故事。“在海水退潮后,沙滩的水洼里有成百上千的小鱼被困,一个小男孩捡起小鱼,把它们扔回大海。别人说,孩子,这水洼里小鱼成百上千条,你救不过來的。小男孩说,我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救?谁在乎?孩子一边捡鱼一边回答,这条小鱼在乎!这条也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

知晓生命的不可重复性。

“life is money.”

整部电影印象最深的两个点。程勇受假药贩子张常林威胁转让代理权,而后者趁机抬高药价。吕受益买不起药最终病情恶化药石无医。但吕受益再次看到程勇的时候,不是憎恶不是怨恨,只是笑说,“吃个橘子吧”,如当年初次见面一样。命运所给的我都接受,抗争过,努力过,再见了。彭宇上完厕所意外发现守门人告密,满头冷汗跑到一无所知的程勇面前,那一个镜头特写,他的眼里有千言万语要说,最后笑了,“痛快了”。他把车开得歪歪扭扭,对着警察嘣了响嘴,最后把警车甩在身后时的那一瞥。两个人如此不同,但又如此相似。

另外,电影为了一些原因,将反派角色完全定位在了医药代表身上。然而如果一昧购买仿制药使医药公司难以盈利甚至回收成本,又将造新的悲剧。世上安得双全法,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辩论,似乎永远没有完美答案。

或许这就是一部好电影所给予我们的,更多的疑问和思考,以及对于生活的希望。


分享:

相关新闻

味 道

2018-09-07

岁月已旧

2018-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