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大河之舞
CORPORATE CULTURE
企业文化
水之缘
作者:张忠义 发布日期:2018-09-06

水是生命之本,水是人类社会生存发展的基本条件。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切活动,无一不和水有关。从远古先民的“逐水草而居”、“大禹治水”,到现代的“兴修水利”、“南水北调”和建设“绿水青山”等,可以说,就是一个找水、引水、治水、用水、节水的过程。

说起来有人可能不会相信,我觉得我这辈子从小到老,都和水有些缘分!我爱水、惜水、节水,和水建立了很深的感情!

我的老家在关中平原,也叫渭北高原。关中平原是说我们家处在八百里秦川范围内,总体上是平原地形。渭北高原是说我们家在渭河北边的塬上。所以,我们那儿自古以来就比较缺水,靠天吃饭。村里吃水的井深30多丈,100多米。过去,每天排队绞水成为人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事情。因此,节约用水的观念从小就印在了我的脑子里!

其实,我们家用水并不困难。因为我们家门前有一个大涝池,是村里雨水汇集的地方,也是村里三个队几百户村民洗衣服、饮牲畜的地方。除非是遇上几十年不遇的大旱灾,涝池里的水基本上不会干枯。所以,我们家洗衣、冲澡、喂猪、饮羊用水都不困难。也可以说,我是在水边长大的。由于这个缘故,所以我从小就爱水,喜欢耍水。记得小时候,每次下大雨的时候,我都非常高兴。因为门前的小沟里就会有水流过。这时我就会找个借口偷偷溜出去,到门外边去耍水。我们那时叫做漞河,就是用泥巴把上面流下来的雨水堵起来,形成一个小水坝,然后在坝中间放一个小管子,让水从管子里流;或者用高粱穗前的细杆子,做一个像电风扇的叶轮那样的小东西,放在坝中间流水处,让水流吹着转动。只是那时还没想到用水发电。每到这时,我的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常常是忘记了吃饭,也顾不上衣服淋湿和弄脏了!为这事,我可没少挨母亲的埋怨和父亲的责骂。还有一次,我在涝池边上耍水时,不小心滑到了涝池中间,差点淹死。是我们家对面住的一个本族叔父发现,才救回了我的一条小命!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国家为了解决我们那儿的缺水问题,从绛帐塬边的香里坡修了一座抽水站,引渭河水上塬;又在我们村边修了一个二级抽水站,两级提水,解决了我们那儿靠天吃饭的问题。从那时起,我们村也有了旱涝保收的水浇地,村民们别提有多高兴了!从水旱田产量的对比中,人们真正理解了毛主席关于“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论断的无比正确!

但是,这个提水工程由于规模小,水量少,难以满足塬上大面积群众生产生活的需要。因此,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国家又启动了关中地区最大的引水工程——宝鸡峡工程。这个工程是从宝鸡上边的渭河上筑坝,然后沿渭北高原的塬边缓慢上行,自流到扶风县境内上塬;又在扶风县城东边修了一座跨越湋水河沟的倒虹工程,把渭河水送到了更北边的高原上,解决扶风、武功、乾县、泾阳、三原等县人民的用水问题。我在1968年初中毕业后,回乡劳动时有幸参加了宝鸡峡工程的收尾工作,又在1971年宝鸡峡工程通水时,参加了县上在倒虹北口举行的庆祝活动。当人们看到清澈的渭河水从南塬爬上了北塬,从倒虹口喷涌而出,从此结束了县北人民靠天吃饭历史的那一刻,现场的人们掌声雷动,热泪盈眶,欢呼声不绝。那种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

1972年高中毕业后,我响应国家号召,应征入伍,来到塞外宁夏戍边。我们部队驻地宁夏同心县属三西贫困地区中部干旱带,用水非常困难,“滴水贵如油”。人们的生活用水全靠下雨收集的窖水解决。我们连队有两口水窖,一口是生活用水,一口是洗漱用水。每到下雨天,我们都要组织人员出去,把地面上的雨水尽可能的收集入窖。遇到长时间不下雨窖水不足时,冬天就组织战士们去附近的苦水河拉冰,投放在水窖融化后使用。因为结冰的水属于甜水,夏天就要用汽车去60多公里外的黄河去拉。后来我到贺兰山地区的部队任职时,驻扎在贺兰山深处连队的生活用水,也要靠团里用汽车去送,或者用毛驴车去拉。这种特殊的生活经历,更是强化了我的节水意识!

转业地方后,我被分配到宁夏唯一的水电厂工作,更是直接和水打上了交道。在这里,我不但了解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的历史,也看到了“大禹用青铜斧劈开十里长峡”传说的痕迹,更是直接参与到了青铜峡水利枢纽工程缚住黄河苍龙,防洪防凌,根除水患,发电、灌溉造福宁夏600万亩农田和人民的伟大事业;在这里,我看到了儿时玩水的梦想成真,也看到了被誉为“南有都江堰,北有青铜峡”的宁夏古老灌溉工程的遗迹,更是体会到了“天下黄河富宁夏”的渊源,原来“源头就在青铜峡”;在这里,我们和黄河同呼吸,共命运。每逢来水丰盈时,我们和沿黄人民同欢乐;遇到来水不好时,我们和宁夏人民同干渴;遇到突发暴雨洪水时,我们又和当地人民同忧愁,共抗击,战洪水,保平安。十个年头,三千六百个日夜,充分体会到了水的重要以及治水、管水、用水的艰辛与欢乐!

2005年企业改革后,我们厂被整合到了黄河上游水电开发公司,实行流域化管理。这就使我有机会在更大的范围内了解黄河治理和开发利用的情况。利用开会和学习的机会,我先后到青海的龙羊峡、拉西瓦、李家峡、公伯峡、积石峡和甘肃的刘家峡、盐锅峡、八盘峡等上游电站参观,不但了解了国家治理和开发利用黄河的战略部署,更是看到了黄河公司广大员工立足高原,心系祖国,战天斗地,无私奉献,创造出的一个个人间奇迹!他们当中,既有荣获国家最高奖项“鲁班奖”的公伯峡水利枢纽工程,也有能和三峡工程相媲美的拉西瓦水电站。当我看到汹涌的黄河水在他们的手中,变成一股股强大的电流,输送到江苏、浙江和山东等地时,不由得心潮澎湃,激动万分,我为自己也是黄河公司的一员而自豪!

退休后,我虽然离开了电站,安家银川生活。但我仍然非常关心、关注黄河,关注水情。每天早晚我都要到唐徕渠边散步锻炼,从渠水的清浊中,我可以判断出黄河来水的丰与枯,也和电站职工及宁夏人民一起喜与忧。特别是看到我国的水资源短缺越来越严重时,我就自觉地从我做起,节约用水,为国家分忧。我在家里备了5、6个水桶,把洗澡、洗菜和洗拖布的水收集起来,冲马桶用。这样,一年能节约十几吨水呢,这也是我在晚年能为国家、为民族贡献的绵薄力量了!

而今,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水资源短缺与用水量需求的矛盾越来越突出。我常常在想,万一哪一天地球上的水资源枯竭时,人类该怎么办?是坐以待毙,还是另谋发展?对这个问题,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所以,我们应该从现在起就未雨绸缪,加强防范,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努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节约用水,杜绝浪费,保护水资源,实现人和自然的和谐共处,为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


分享:

相关新闻

练 字

2018-10-19